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文化长廊
 
[原创文学]我乘着阳光的翅膀——张远灯的诗
发布时间:2016-12-26 来源:意渡诗界
 

导 语 

 人生的意义,不过是追求心灵的富足,灵魂的怡然。寻一处清幽的曼谷,躺在绿茵茵的草坪上,看一朵花的盛开,赏一朵云的飘逸,化作诗文的故事。诗意的生活是每个人的必要和权力,张远灯先生做到了。

 

  

诗人简介  

张远灯,男,湖北大冶人, 196110月出生,19827月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政治系,工作于武汉某大学,教研室主任,从事专业教学及教学管理工作,讲授哲学社会科学课程并从事哲学社会科学综合应用研究。哲学专著:选择的哲学(30万字),人民出版社 2013-6-1出版;业余酷爱文学创作,写有诗歌、小说、散文、电影文学剧本等。诗歌2000余首;胜博发娱乐校歌《我们去远航》歌词作者。

 

诗人作品

沧海(朗诵诗)

孩提时代曾向往,

那烟波浩渺的沧海。

乘风驾云翼,

伴海鸥飞来;

挂一只红帆,

让浪花把我掩埋......

总想找到它的尽头,

总想飞往它的未来;

那跳动的浪花,

握紧我的手--

呵!我们共同创造未来。

总想询问它的过去,

总想寻找那遗失的梦魔;

海的女儿对我说--

不要幻想安徒生,

他只是一个传说......

好想拜访安徒生,

可是,

他已闭门谢客;

海的女儿,

不是他的门徒,

那梦中的美人鱼,

至今不知何处漂泊。

而我,

一定要与安徒生相见,

无论呐喊,

还是沉默......

安徒生!你快醒醒--

沧海要变成桑田,

浪花要化为尘埃......

假如你再不见我,

明天,

你将看不到沧海。

看海 

清晨,

乘着风,

看海、看云,

风呀!

你是否送我?

伴云,

飘游在海之上

海,

好大,好蓝,

哪里是尽头?

云呀!

伴我去寻找,

海之尽头,

是我的故乡

天之尽头,

在哪里呀?

太阳升起来了,

我乘着阳光的翅膀,

飞向天之尽头

海鸥,

欢笑着,

呐喊着,

伴我飞翔

你是否也在寻找?

天之尽头。

海之上,

云之巅,

海鸥在歌唱……

 --20101018、澳大利亚黄金海岸

湖畔 

湖畔,

杨柳依依,绿丝万条;

红霞,

光华炯炯,在远方燃烧。

独自漫步岸边,

看湖水荡漾,听波澜轻摇。

早已忘却那年湖畔望月,

蓦然遥想远方的红韵多娇;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清晨,

你是否睡梦中轻绕郎腰?

那韶华拂柳的时光,

千百年回首依然妖娆;

红尘之恋曾经牵手不舍,

如阳光沐浴任湖水温柔。

梦里几回相逢杨柳湖畔,

天边红云欣然举袂,

在九万里凌霄。

曾经的美丽,

是否变成那个传说?

这是世间恒古吟唱的童谣。

风吹杨柳悠然轻拂我头,

仿佛天外神女玉手招;

泛波澜欲扬帆星海远游,

驶向沧海让风儿把锦帆摇。

走一路柳絮飘飘,

听一湖波澜如潮,

看一只绿鸟掠过,

折一束玫瑰花夭......

呵!这个不曾相逢的雨季,

莫感叹年年柳色依旧;

一步一步往前走......

也许,在延绵的曲径廊桥,

也许,在绿柳深处的尽头,

你正默默向我走来,

送我阳光灿烂的微笑。

问月 

真不想你来

假如没有黑夜降临

阳光依然温柔

那太阳不被黑暗掩埋

假如,你不那么遥远

就在树梢头

我可以听你的梦

假如,你不在水里头

就在湖畔亭台

我可以和你轻轻笑谈

真的不想你走

假如明天不再到来

我们在夜幕下

携手漫步

我们在杨柳岸

共波澜徘徊

假如,你总在黑夜里微笑

看人间的美丽汇成星海

请把最亮的星星摘给我

让她照耀我的梦境

可是,你说

这是一个匆匆的世界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红尘如梦

终化着尘埃

可是

你要来到我的梦里

给我一个红月亮

一个红红的世界

一个红色的爱

红色狂想

客居碧波呀!

看一湖碧波

泛舟无边波澜

望一行秋雁

飞向远方

波澜荡悠悠

我在水之中央

乘风千万里呀!

重上井冈

站在山峦险峰

望风雨云聚

渺渺烟波

山在云之上

我在山之上

欲乘风归去呀!

梦回南昌

伫立城楼亭阁

耳边犹闻第一枪

望秋光正好

赣水苍茫

秋色满天红呀!

红色狂想……

嬗变

一年又一年

直至千秋万古

那高悬夜空的月亮

永不改变的脸

从梦里醒来

太阳冉冉升起

温暖的阳光

照亮了原野

再也寻不见

月亮的笑脸

慢慢等待

太阳西沉

星星把夜空寻遍

也许

今夜还能遇见

可是

早已不是十五月圆

也许

今夜只能看到

半弯残月

半边笑脸

也许

今夜有暴风雨

茫茫天空

什么也看不见

黄昏日西沉

夜幕笼罩

远方的地平线

伫立楼台

犹忆万山红遍

遥望重重峰峦

疑若弯弓射箭

倏忽

苍穹灵光闪现

是否

那是月亮的嬗变

假如

月亮与太阳相恋

日月同辉

成为神话的风景线

真的不想

日月轮回永恒不变

哪怕太阳瞬间熄灭

月亮燃起焰火

照耀漫漫长夜

普天下生灵

将不再沉眠

感恩上苍

把新的光明使者

馈送给人间

啊!

这就是月亮的嬗变

问君 是否如愿

在群星璀璨的夜晚

享受阳光的盛宴

涅槃

把那片浮云

暂作涅槃的方舟

飞往宇宙峰巅

不胜决不罢休

无边无际的苍茫啊

何处是尽头

此生的风景

岂止在玉宇琼州

梦里登临绝顶

星星在杯中燃烧

豪饮五湖四海水

汗珠淹没了原野荒丘

远方漂来一小船

仿佛月儿弯弯的眉梢

谁在海底点亮了红烛

幻若新娘鲜艳的盖头

多少回

伸展翅膀漫天遨游

渺渺苍茫何等孤独

当嫦娥弹唱云衣霓裳

涅槃的日子

我为谁救赎

啊!

涅槃 涅槃

或上天堂

或下地狱

天之龙舟(朗诵诗)

端午之舟,

从天上来,

星星把你眼睛点亮;

天河之水,

潇潇洒洒,

一同注入人间之河。

端午之舟,

来自天堂,

是否?

载着地下的人群,

去看天堂。

端午之舟呵,

天之龙舟,

可否?

留在人间之河......

屈原在星河之上,

每一颗星都是一首歌。

人间千百年轮回,

汩罗之水呵!

浊浪滔滔......

在阳光和浊浪之间

你依然挥手

昨夜,

又给我一个梦,

我聆听你轻轻歌唱。

知何时,

乘屈子之舟,

看碧水清涛。

五色香粽呵,

九色之土;

江河之上呵,

锦绣莲舟;

屈子之问呵!

好一曲不朽的《离骚》。

今夜,

我眺望满天星光;

是否?

你再为我歌唱。

我渴望,

让你牵着我的手,

同上星河之舟,

去九天云游。

呵,天问!天问!

屈子伴我远游。

 

赏 析:诗意人生和哲学人生

   ——来自张远灯先生诗歌的一点启示

甄子  


● 诗意人生

德国作家海德格尔说过一句经典的话:人生的本质是诗意的,人应该诗意地栖息在大地上。也就是说,人生不能缺少诗意的怀想,因为这本就是人类原来的样子……

人生的意义,不过是追求心灵的富足,灵魂的怡然。寻一处清幽的曼谷,躺在绿茵茵的草坪上,看一朵花的盛开,赏一朵云的飘逸,化作诗文的故事。诗意的生活是每个人的必要和权力,张远灯先生做到了。

  《沧海》作于波光粼动、山影醉摇的洋澜湖,面对澄明的巨镜,遥想孩提时代曾向往沧海,聆听海的女儿诉说,幻想并唤醒安徒生。《看海》作于澳大利亚黄金海岸,清晨看海、看云时,欣然去寻找海之尽头、天之尽头。《湖畔》在表达上更是通过音调变化和韵的合成,注重诗歌的节奏感,体现诗意的音乐美。这些无一不将生活诗意化。《问月》亦属此类篇章,很多人曾想过假如没有黑夜降临,然而太阳不被黑暗掩埋则不是每个人能提及,进一步对假如明天不再到来你要来到我的梦里的思索,这就是诗意化了的生活。

哲学人生

  从哲学角度来看,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热爱、尊重是明智的价值追求。这说起来似乎有些空泛,实际上却很沉重。特别是对于当今现代诗作者来说,在创作过程中已经不再愿意考虑这个问题,无论从责任的角度还是从道义的角度,都是一种遗憾。更多的诗人在这个问题上仿佛置身事外,对社会和自然多进行第三人称的描绘和诉说,或者以自我为中心,进行单方面的情感表达。张远灯先生将自身融入社会与自然写作,这一点似乎能给大家一点启示。

  先生在井冈山发自肺腑地将自己和革命摇篮的红色文化,与碧波、秋雁、险峰、烟波、南昌城楼、赣水等融为一体,作《红色狂想》。《湖畔》中,忘却也罢,遥想也罢,自己记忆中的童谣和不舍的红尘之恋融入杨柳依依、波澜轻摇、廊桥延绵的湖畔。《涅槃》中,不仅将自己置身于宇宙峰巅、玉宇琼州、原野荒丘,而且进行了人生为谁救赎上天堂或下地狱而涅槃的思辨。

  《嬗变》从高悬夜空的月亮到太阳冉冉升起的时间交替过程中,想象月亮与太阳的相恋,进而太阳瞬间熄灭月亮燃起焰火, 把新的光明使者馈送给人间。《天之龙舟》从普普通通的端午节获得启示,笔绘了一幅端午之舟与天河之水的神奇画卷,去九天云游,听一曲不朽的《离骚》。都是一种融入,因此读起来是真诚的。

  或许,诗人们拥有的会更多,但是简单地享受诗意的人生,赋予人生一定的哲学含义,才是最珍贵的吧!留给岁月一份念想,让回味在笔尖绽放出一朵真实的生命之花!

  甄子简介 

 

甄子:八十年代生人。《意渡诗界》诗歌评论总监。

 

 

服务指南: